文獻
分享
被遺忘的絕技--由第三屆(2004年) 天工獎劉忠榮的兩件作品憶起
作者: 林子權 皮楚榮

 
2004年, 是個繽紛多彩、值得回憶的一年。
 
九月二十八日, 觀喜堂在上海靜安寺古玩城開幕。
 
十月十八日至三十一日於台北觀喜堂舉辦「和闐子玉當代名家玉牌創作展」, 一場精緻的玉牌饗宴, 推出《清和朗潤》這本書, 詳盡解說劉忠榮與易少勇二人作品風格與工藝的轉變歷程, 並且引導觀者, 如何欣賞玉牌的美感。
 
十月裡記不得是哪個日子, 林子權接到劉忠榮來電, 請他不要將這次參加天工獎的兩件作品白玉「清和朗潤牌」及水晶「日月觀音」帶到會場評比, 因為他剛接受將擔任當屆的評委, 為了避嫌, 特別請林子權不要將作品呈現。
 
十一月中旬參加天工獎, 林子權報名的項目為:
 
劉忠榮二件:
            清和朗潤玉插牌。
            水晶日月觀音。
            (雖然甄選入圍, 但劉忠榮為了避嫌, 所以請林子權不要參與現場評比。)
 
吳德昇三件:
            濟公。
            聽春。
            十八羅漢(因為木座趕製不及, 這套歷時三年多、在沒有座臺襯托下, 氣勢稍顯不足, 故僅拿銀獎, 如今却是吳德昇非常重要的絕作之一。)
 
易少勇三件:
            三清一品玉牌(金獎) 。
            心經牌玉書(銀獎) 。
            蘭香牌。
 
當時牌型類作品因為沒有「忠榮牌」參與, 易少勇金獎、銀獎、優秀獎, 所有的注意力全集中在他一人身上, 再加上「清和朗潤」一書深入導讀「天蜀牌」, 使得易少勇初次嶄露頭角即大放異彩, 大陸人方知易少勇不是只會在別人作品上刻字而已, 他是可以創立獨特風格的作品, 而且是精湛的人文風格作品。
 
2004年「天工獎典藏集」中, 優秀作品獎項「清和朗潤牌」這一頁上, 奧岩先生留下了一句:
「這樣的一件作品, 未能獲得更高的獎項, 實屬評委的疏漏, 留下了遺憾。」
 
劉忠榮在百花獎時期(1981年~1988年) 是以爐瓶類作品聞名,1994年與觀喜堂林子權合作, 却是從水晶觀音入手的。
 
林子權對水晶作品要求極其嚴苛, 而且是用高檔純淨水晶球的標準來製作水晶佛像的, 他要求作品內絕對不能有雜質, 一絲棉絮狀物也不可存在。
 
剛開始, 我們的作品大約是十幾公分高, 劉忠榮以其高超的工藝技巧, 細膩而順暢的處理每一面向、每一線條, 將水晶通透耀目、 靈性的光彩, 充分表達。
 
但頭部臉面往往太過突起, 看起來像是臉上掛了一層面具的厚度, 雖說法相莊嚴、慈眉善目, 但總不盡子權與我的審美標準。
 
劉先生畢竟是做爐瓶出身的, 爐瓶的器身工藝講求的是浮雕, 而運用「圓雕」工藝的部分例如: 玉爐爐頂、玉瓶蓋紐或是耳部, 大都只以祥龍、獸類、花頭作為裝飾, 幾乎少有以人物來表現, 因此圓雕的人物佛像在當時對劉忠榮可以說是極具挑戰性。
 
子權要求做第二尊時, 臉部要向後縮減, 所以第二尊的白衣觀音稍有改善, 繼續與他溝通, 到了第三尊持蓮觀音, 完美的頭部臉像比例終於定下來了。
 
劉先生最大的優點, 就是合理的要求, 必竭盡所能, 積極改進, 達成目標, 這也是他後來什麼題材都會做的原因。
 
1995年新春大年初三, 我跟著子權來到上海, 這天, 是我第一次踏上大陸的土地, 也是首次見到忠榮先生。
 
這次會面, 主要是與忠榮先生商討做更大的水晶作品。
 
忠榮先生堅定的說:
「這麼做的水晶是絕品啊!」堅時要加以數倍的工資, 子權為了說服他降低工價, 在忠榮先生家整整五個鐘頭後終於低頭, 因為沒有人能像他這樣將天然水晶處理得如此淋漓盡致。
 
劉忠榮的水晶佛像, 最妙的就是在「皮膚」上的表現了。
 
水晶拋光後是透明的, 透明體中透現的雕刻線條再加上耀目的反射光, 常顯錯綜繁複, 影響視覺觀感, 所以很多大型的水晶作品,都是用透明的亮光和不透明的雅光交搭處理, 使作品線條更為明晰立體, 但是不透明, 也多少掩飾了水晶體內的雜質以及表面流光順不順暢的程度。
 
劉忠榮對於佛像「皮膚」的部分也是用雅光處理, 但是他的雅光却是「透明的」, 這是以匏瓜囊作為打磨拋光的工具, 十分耗工, 如今已無人這麼做了, 這種「透明的雅光」, 如果水晶裡有一絲的綿綹, 也無所遁形。
 
和劉忠榮合作完成的水晶佛像共有八尊, 有這一段水晶講求細節與打磨的處理經驗, 因此林子權後來轉做和闐玉器, 都是本著如此標準, 也才有後來十多年間, 影響海派玉雕「觀喜堂作品」的問世。
 
去年2010年11月11日至15日在北京國際珠寶展天工獎展區上, 我們辦了「1995年~2010年觀喜堂作品回顧展」, 也展出劉忠榮所做的水晶自在觀音, 忠榮先生曾蒞臨觀賞, 我對他說: 
「記不記得您曾經說過, 您做的這些水晶是絕品, 如今真的如您所說的成為絕品了, 現在已沒有人以這種技法這樣處理水晶了!」
 
寫於2011年10月10日 台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