品牌歷史
分享
2015年 《梅門玉印展》
作者:觀喜堂


 
    2015年,初夏五月。觀喜堂應梅門德藝文創邀請,於台北梅門防空洞展廳舉辦《觀喜堂和闐玉印展》,展出和闐白玉印章與碧玉印章與印材。中華文化,博大精深,用印文化與習慣傳承數千年。「印章」除為運筆書墨留文字傳千古時的重要夥伴,亦是蒐藏鑑賞時的指標性標記。
 
 
    印章材質多元,金、玉、銀、銅、磁、牙、骨、竹、石、木、犀角等等,皆可以作印,在多種材質中尤以「玉印」最為特殊。「玉印」是璽印,具有徵信功能外,同時也是玉器。
  
 
 
    秦以前,無論官印、私印都稱「璽」,對於官印的使用,並沒有特別規定。秦始皇統一中國後,「璽」的稱呼僅帝后之印使用,並以「玉」為材質,一般官印均稱為「印」,而且不得用玉製作。
 
    東漢蔡邕所撰《獨斷》中衛宏曰:「秦以來,天子獨以印稱璽,又獨以玉,群臣莫敢用。」衛宏此話,是針對官印而言。秦始皇雖規定玉印僅限皇家使用,卻只能限制到官印。從後世出土與傳世的秦漢玉印中,私人玉印之數量遠遠超出官印的數量而能判斷出一二。
 
    在2000年五月十七日公布「印信條例」第二條 印信的種類有:一、國璽。二、印。三、關防。四、職章。五、圖記。第三條 印信之質材及形式的規定為:「國璽用玉質」。從西元前221年,秦始皇統一中國後製訂出的象徵政權之物,影響流傳至今。印璽規範,千年不變,令人莞爾。
 
    「用印」文化,從「官場」深入「民間」,民眾習慣將姓名或者字號以不同的書法字體刻成「印」,用於不同場合,嫁娶婚慶,簽約立書,用途層面相當廣泛。
 
    私印,除了姓名印外,還包含「閒章」,早在戰國時期,就有刻製流行習慣語、箴言與吉祥語印的閒章。
 
    《禮記》記載孔子闡述「玉有十一德」中:「詩云:言念君子,溫其如玉,故君子貴之也。」將君子比德於玉,把對玉的珍視、崇拜推至最高境界,在「君子佩玉,無故不離其身」的社會時尚風潮下,玉印作為「君子之德」的文化意義,更較其身為「印」的功能性為重。
 


 
    篆刻藝術,結構嚴謹,體態有的婀娜輕盈、婉轉圓勁,有的線條渾雄、剛健暢達。不論筆畫是繁是簡,在方寸之間,疏密、屈伸、長短、挪讓、承應,都要講求安排得當,和諧自然。
 
    篆刻藝術,乃書法藝術經刀雕刻後呈現,雕刻者必須熟稔篆隸各書體,是書法、章法、刀法三者綜合的藝術。印面文字構圖雖沒有固定模式,但有其「章法」,並非隨便在印面上摹字琢刻就可行。
 
    篆刻家以刀代筆,直接在石、牙、角、木上鐫刻,遇到堅硬的玉面,無從為之,如果以噴砂法治印,往往會失去原來的筆意與文字線條之美感。
 
    古人佩玉蔚為風尚,為了重現戰國秦漢將玉印佩於身上的古風,觀喜堂在大部分的印鈕處設計有孔,可穿繩繫帶;印文,多採以吉祥語彙。
 
    祈求健康、長壽、財富、平安、快樂,是大家共同的願望,如能擁有一方這樣意涵的玉印,心中除了快樂外,幸福平安之感必油然而生,「心心相印,印印相傳」,更可作為代代相傳的傳家之寶。
 
    觀喜堂這次展出的玉印,除體現溫潤有神、體如凝脂、堅韌細緻的材質之美外,更可欣賞現代玉雕家匠心獨運、琢碾治玉的工藝與精巧設計的各種新造型印鈕。
 
    純淨質美的玉材,賞心悅目的印鈕,細心編織的中國結,帶著愉快的好心情,佩在胸口或是繫在腰上,緬懷當年「蘇秦佩六國相印」的豪情壯志,徜徉於戰國秦漢佩帶玉印的古風遺韻,悠遊古今,平安自在,自得其樂,也是人間一大樂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