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獻
分享
觀「風清依舊玉牌」淺談陰刻
作者:皮楚榮

2015/4/07

      陰刻畫面形式的玉牌,其實就是一種「白描」畫法的陰刻體現。
 
      白描畫法,以線條勾勒輪廓而不着顏色,是單純的以線條作為描繪和表現的工具。中國早期的白描繪畫裡,線條多是工整均勻,不帶任何書法味,直到唐、宋時期,白描線條發展為粗細輕重的變化,更加生動地表現物象的體積感與動感。
 
      但,這種濃淡輕重、忽粗忽細且帶有書法味的線條,並沒有影響到平面玉雕作品上的陰刻畫面。
 
      陰刻,就是像溝槽一樣的線條,這種線條,低於平面。
 
      子岡玉牌畫面多是陽刻的淺、薄浮雕,歷代所流傳下的陰刻畫面玉雕中,明代的一些牌片以及乾隆御製玉冊上各種龍紋等,都是粗細一律的勻整陰線;但是有一件例外,乾隆皇帝一方圭形五螭鈕黃皮白玉「乾隆」璽印(故玉003475,參考國立故宮博物院出版《十全乾隆-清高宗的藝術品味》),上方圓形印面,陽刻「乾」字與龍紋,其下的方形印面,刻陰文「隆」字與龍紋,我們在隆字兩側龍紋溝槽裡,龍紋的前肢和後肢上,明顯的書法提頓轉折形象,躍於印面,由龍頭、頸、身至尾端處,也感受到毛筆輕重急緩的按蹲提行運筆方式,於是,兩側簡化的龍紋,因為忽粗忽細的線條而更增添生動活現。
 
      這種用毛筆筆法的「陰刻線條」,也只有在非常稀有的乾隆玉印上才可窺視,但這畢竟是屬於篆刻玉印面的圖像,僅限於印面。
 
      因此,以書法筆意入陰刻牌面圖像者,易少勇可說是首開先河。我們在面對易少勇的作品,免不了以審視筆法的心情來觀賞;當然,他的作品並非只有從欣賞筆法的角度,像他的構圖與文字的佈局,以及整體的空間佈局,都有其獨到之處。
 
      「風清依舊」玉牌上,修竹、芳蘭與壽石構成的畫面,用短促且兩頭呈尖形的粗線條,也就是蘊藏著點、捺、鉤、撇、轉折筆畫並且在連續提按中「尖起尖落」的毛筆急促粗線,來勾勒壽石的輪廓與石面肌理。用細長的中鋒篆筆,刻畫修竹,線條中有方形起筆,有圓形起筆,以區別主幹旁枝,或是近竿遠竿的分別。
 
      用尖起尖落的反筆撇法,撇出長短不等、有撇有折的蘭葉。並在畫面右方空間,題上元朝吳鎮的詩句「獨有此君子,可為歲寒友」,道出了「蘭」在此所要表達的意象;第二行款識,在低於前行一個半字的位置上,落下甲午年槐月天蜀,下鈐「易」字陰文篆刻章。
 
      玉牌背面,以陰刻行楷書來表現鄭板橋的蘭竹詩「東風昨夜入山來,吹得芳蘭處處開;唯有竹為君子伴,更無衆卉許同栽。」這首詩,更加深了芳蘭與修竹是本件作品的主題焦點。
 
      觀看這件作品,充滿了輕清澹雅的氣氛,但風格略見柔弱,如能在字形的起始、轉折、收尾處,多加琢磨幾分,在輕提頓按的筆畫中,注意粗與細的變化,刻畫稍微明確,使字體骨肉筋俱備,必增遒勁逸秀之氣!